第六十九章 黑夜
作者:皇考不高 更新:2019-11-09

“我不曾惹谁,也不愿招惹任何人,只想安安稳稳地呆在冥界,为何如此咄咄相逼!”刘融感觉身遭的岩石随着这声音起伏震动。这山在说话。

  地面轰然巨响,连刘融身处的黑岩巨山都跳动了几下,显然有庞然大物从上空落下。

  山外,巨大白牛坠下,不言不语,鼻中湖中的白气冲得地面掀起两个大坑。白牛未前进分毫,与此时与他同高的巨岩对峙而立。

  山顶,黑洞中透出万千紫光,如幽冥地狱之火,无数厉鬼从黑洞中跃下,远远看去如蝗虫泛滥一般遮天盖地。

  一条火凤在黑洞下不断徘徊尖鸣,无数厉鬼也在炙烤下化为青烟。

  可根本消灭不及,仍有无数厉鬼群逃过火凤的灼烧,纷纷融入巨山,巨山不断扩大。

  “你们开你们的天门,我管都不会管,为何非要把我从冥界逼出来!”黑岩巨山随着声音不断颤动,地面也随着晃动不已。此时,整个小树林都已被压在山上。

  “我们放你走,把他们放出来!”白牛前蹄猛踏,一股白色罡风从前蹄飞出,飞至黑洞下,剐碎无数厉鬼。

  “地狱浮屠鬼魂叫,唯有白牛笑!他们不知你,我却熟识,你的话根本无法相信!”巨山再次震动。

  刘融身在山内,只觉五脏六腑都要随着这震荡被搅碎了,周身佛像金光暗淡随时都会散去。

  刘融相信待佛像散去,他和梁子欺瞬间就会被这山给挤扁。

  “天门重开,仙界与人间再次相连,到时必然会消灭你们这些破坏冥界规则的三皇,你说不阻拦我们开天门,我们又如何相信?”白牛牛口未张,但浑厚声音却响彻天地。

  “信不信由你!我今日即便是死了也让你们永世不见天门!”山再次震动,刘融耗尽体内佛力,勉强维持金佛不散,已然七窍流血。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山顶不知何时坐着一个人。

  一臂一腿,一眼一耳,光头裸背,全身只穿着一条黄色僧裤,从裸露的胸膛上可以看出肌肉已入黄铁一般,刀疤厉痕满布全身,极为恐怖。最可怖的是那左耳如刚刚失去的一般,还在鲜血淋漓。

  紫金钵不知何时到了这可怖僧人的手中,此时唯一的左手正托举在肩前,凝眼如走神。

  这僧人嘴角微张,看不出喜怒,却威严灌山,“心险佛众生,众生皆佛性,贫僧领悟佛法尚浅,唯有我佛如来可明辨善恶真假,唯有将施主送往佛祖身边,方能让世人皆信施主所言。”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巨山震愤,刘融的身外金佛刷的一下化为万千碎片,身遭岩石如膨胀的面团,直欲将刘融和梁子欺挤成干饼。

  直到此时刘融才明白他的身外金佛在这黑山之中一文不值,他们能活到现在只是因为化为黑山的龟皇方才不想杀了他们。可此时龟皇已彻底动了杀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就在此时,一股诵经声弥漫天地,如万人诵佛。大开的鬼门透出的紫光逐渐扭曲,无数厉鬼捂耳哀嚎。已然被挤得肋骨尽断的刘融忽然感觉到黑山静止了。

  梁子欺也不好受,脸都被挤得微微变形,声音孱弱道:“龟皇……赚……了……”

  刘融听不懂,只觉此时梁子欺还在以赚赔来审时度势,甚为可笑。

  可随即一只巨手破山而砸,如锲入木板的长钉,从山腰垂直没至山底。

  刘融只觉身形摇晃,天晕地转,随即身遭轻松很多,眼前大亮。

  在黑山中只是几瞬,却恍如隔世,此时被抓在巨手手掌虽浑身剧痛却万般喜悦。

  想要对着黑山嘲讽几句,却发现自己头痛欲裂,已然无力张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待刘融睁眼醒来,已是黑夜。

  刘融断裂的肋骨已好了七七八八,感不到疼痛,不用猜也知道必然是几个仙人的举手之劳。一团篝火照得刘融眼睛有些不适应,却身心一暖。

  在篝火旁的不是只有刘融一人,有一老人白眉白须,遍体白衣,乃白牛道人,有一黝黑矮汉胸毛杂长如草,席地饮酒,是天山屠岸仙人,有一对神仙眷侣也是白衣着身,却佝偻着相搀而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残疾的光头和尚。

  在这寒风仍有些凛烈的夜中,光着上身,一身刀疤如松树皮上的沟壑,密密麻麻,极为可怖。最让人发寒的是他只有一条腿,盘腿而坐,只有一支手臂,手拿金钵,只有一只眼睛,透亮清澈,只有一只耳朵,圆润饱满,一张嘴微耸不止。

  一眼观后十年,一手起而补天,一脚踏地沧海桑田,一口不食只言。刘融忽然想起李俊与临死前禅王的对话。这人是五台山清济。

  白牛道人满脸严肃,没有丝毫喜悦,道:“三皇都已解决,鬼门也被重新关闭,明日我们便重开天门。”

  刘融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觉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犹如过境的台风在普通市民已然做好九死一生的心理准备时忽然消失不见了,这一切让刘融有些茫然。

  “鬼门谁关的?”刘融也没太多的喜悦,干脆直接问道。

  “龟皇自己。除了三皇自己,我们谁也关不了鬼门。”白牛道人极为爽利,毫无隐瞒。

  “他为什么要关?”刘融只觉匪夷所思,他既然知道自己在几位仙人的多重打击下,求生无望,为何还要关闭鬼门?人间越乱岂不越好?

  “他拿你作威胁,我们放了他,他便放过你,还自主关了鬼门。”

  刘融想起临昏前的那只巨手,道:“我记得我已经被那只巨手给救出来了,他怎么拿我做威胁的筹码?”

  “没有人可以穿得透龟皇用百年冥力炼制的阴磐披风,即便是清济的残臂也不行!”白牛道人不无遗憾地说道。

  刘融干笑道:“可那只巨手明明就已经破开了黑山,把我救到了手心。”

  “龟皇自从成皇那天起就只专注做一件事情,便是练他那‘阴磐’。水淹不透,火侵不灭,遇险化甲,遇危作山,可无限吸食鬼界鬼魂,他炼制此法宝据说就是为了对付天门后的真正仙人,而尚未过天门的我们绝不可能破得了他那件法宝。”白牛道人道。“可那天的巨手……”“那是因为龟皇愿意。”“……”

  “他愿意让清济把你救出去,所以他的残臂便凿穿了阴磐巨山。”刘融心中突然觉得隐隐作痛。白牛道人看他的眼神满含怜惜却又透着同情。

  “高僧,你为什么不说话?”刘融突兀地问起了清济,本能告诉他清济肯定可以解释清楚白牛道人眼中的含义。“他在念经超度,无法跟你说话。”屠岸忽然插嘴道。刘融问道:“超度谁?”

  “超度黑皇。黑皇一早便被禅王收在了紫金钵中,紫皇却说黑皇有办法逃出来,我是从头至尾都是不信的,谁知这和尚还是被忽悠着念起了金刚经。”屠岸翻着白眼说道。

  刘融更加疑惑道:“紫皇已经自爆了,高僧是被谁忽悠了?”屠岸玩味笑道:“你啊!”

  刘融浑身打了个冷颤,忍不住又靠得篝火近了一些,苦涩笑道:“前辈别开玩笑。”

  屠岸哈哈一笑道:“是被龟皇忽悠的。龟皇说黑皇手中有佛家另一件至宝金刚钻,有了它可阻紫金钵内佛祖真言,只要把握好时机,便可从紫金钵中逃出来。而克制金刚钻的方法便是金刚经。”

  刘融努力消化着屠岸的话,却发现自己仍无法完全理解。

  刘融努力克制着心中的焦躁,最后问道:“黑皇为什么要这样做?不仅放了我和梁子欺,关了鬼门,还告诉了你们彻底消灭黑皇的办法。”

  这时,无须道人面无表情道:“因为他知道鬼门一开,人间那些还在观望的仙人们便会不得不出手,到了那时在天下所有仙人的攻击下,他会死得很惨,所以他找到了可以不死的办法。”罗仙子蓦然抬首,笑道:“他附了你的身。”刘融眼前一黑,再次晕了过去,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