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新年的愿望
作者:赫连春水 更新:2019-11-09

  转眼便是一年。

  斡面包着饺子,我在心里感叹。

  何洛在炉子面前叫:“哎,水开了,师父,得下饺子了。”

  我不待说话呢,符当就骂开了:“鬼叫个屁呀,你长两腿不会过来拿?没见我们包得正忙呼?”

  自打搬到这北京来,几个孩子都开始摆弄北方腔,说得要对不对的,听着就让人乐。

   符生身上沾满了面灰,跟着他哥也叫:“就是就是。哥哥对。”

  爹一面笑一面和我一块包饺子,看着符当嘴里骂着,手上却端着一盘包好的饺子走过去。何洛一边接饺子一边骂回去:“我是没长腿,那是天生的富贵老爷命。你看看,还不得你送过来伺候本大爷。”

  符当气得一个盆就就给啪何洛脸上,弄他一脸的面粉灰,手里拿着勺子呢,鼻子痛得只好皱起来丝丝的吸两口凉气。

  符生就在桌子上拍起屁大的巴掌来,一边笑一边叫:“好玩玩。哥哥打,打打。”

  这几个孩子,一天不打骂就是不舒服。

  见他们拉开了阵势要来大场合了,我赶紧出声制止:“闹什么闹,还不快弄饺子,咱们吃好了,还得去给道爷爷上香。”

  一听这话,三个孩子脸就垮下来了。

  就是符生都扭着身子想爬下桌去:“呜妞,小生不要,小生不要。”

  符当的花皮脸不停抽搐:“那个,可不可以不要去?”

  何洛更干脆,直接捂着胸口慢慢倒向地上,嘴里还发出不明原因的惨叫。那德性,一看就是那种中了枪怎么也不肯死的假货。

  不就是回个老家去师父那里一起供道祖吗?有必要这样吗?虽然我一想到假道士那个嘴脸我心里也有点儿怕,不过这么多人去给我壮胆,应该没问题吧?

  “没得拒绝,不去的,后果自负。”

  我拿出做师父的威严,然后一切搞定。

  吃年饭,看春节联欢晚会,然后看着时间到了十一点了,领着三小鬼齐齐浩浩回道门过年。

  道门的房子还是那么破烂,估计是算到我们要来了,师父穿着他那件万年不变的破烂袍子站在门外等着我们。身后,是阿黄。

  阿黄一见我们眼泪鼻涕就扑簌簌的直流,然后像贫苦的农民大众看见了党,向我们猛扑过来,嘴里长嚎:“主人,我想死你们了--”

  然后长嚎变了痛嚎,师父一脚伸出来,正好踩住他的尾巴,笑咪咪的看也不看阿黄一眼,对我说:“青古,回来了就一起进来祭祖吧。”

  “好。”

  无视何洛几个的一脸同情,我眼角瞟了一眼爹,一本正经的脸上,只有眼角有点儿抽搐。然后目不斜视的拉着我进屋:“三思,千万记得你应过的话,祭完道祖我们就走,一刻也不留。”

  我边点头边迈步进了屋,身后,符当和符生已经扶起了哭得稀里哗啦的阿黄,战战兢兢的跟了进来。

  净手,摆供果,放山泉,点香,然后按辈分列排作揖许愿。

  双手并掌,我在心里向神坛上的道爷爷许愿,然后把这写下愿的黄表纸烧了。

  看着窜起的火苗,爹忍不住低声问我:“三思,你许了什么愿?”

  我笑笑,看师父没注意,伸手握住了爹的手说:“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纸上的愿望,很普通,很傻,就像我见过的最普通的人在道观或寺庙里许下的愿望。

  何洛和符当为了谁行点许愿纸又开始争起嘴来,我看着正乐,身边突然响起师父不怀好意思的笑声:“青古,这大过年的,你不会想给道祖上过香就走,有了新家就不想和我这糟老头过年了罢?”

  我和爹同时僵住,看那边,何洛和符当几个也一动不动,半天突然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惨叫。

  完了,这个过年,又没得好受了。

  看着爹和假道士又摆开了阵势,我招手唤眼泪汪汪的几个小鬼走出草屋。

  天气很冷,没有月亮和星子,但山里的空气格外新鲜,让人整个儿像换了个,从里到外都蓦的精神一振。

  这样其实也不错罢,有吵有闹,最平凡却想起来很温馨的生活。

  爹,我的愿望,其实真的很简单,但也很难吧?我希望,道爷爷保佑我们大家,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我希望,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幸福。

  我们也永远幸福。

  我们大家都会永远幸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