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雨中邂逅 更新:2019-11-09

“是这样的,我这个徒弟想在外边发展光信宗。小理可是没有人手和庞大的关系网,于是想从本部调动些机灵的人!”梅原在机灵二字上特别加重的声音。

“外边发展!机灵!”高峰重复了说出了这四个字,看着梅原露出了一丝的坏笑。可惜沈易被梅原打压的低下了头没有机会看见高峰那一丝阴险的笑容。

“梅原,到后勤部把那双胞胎兄弟分配沈易没有任何的异议吧!”高峰不断的抖着自己的右手,看着梅原。

“呵呵…”梅原笑了。用手按着沈易的头道:“当然,他们这么优秀的人到哪里都会有人要的。就这样说定了,你顺便给日本的高层说下,高僧转世先在外积累功德!”说完就拉着沈易出门,丝毫不理会高峰吃惊的样子。

“神佳,我有没有听错啊,说沈易是高僧转世?”高峰机械般的转过了头,望着自己的尸姬。

“没有!”神佳无视他的存在,转过了头望向了玻璃外的天空。剑客的她感觉到了沈易身上那股强烈的剑意,敏锐的她还感觉到了一股被压制的气息!

“后勤部!”梅原手指着门上那刻着后勤部的牌子,“进去吧,分配给你的人就在这里边!”

“这里边?”沈易看着那门牌上厚厚的一层灰,要不是梅原老师的提示,自己还真的认不出来是后勤部三个字了。

“没错!你进去就能看见了,名字是武石一郎、武石二郎。”

“听起来有种不不详的预感!”沈易看着梅原这里没有我事的表情,无奈的自己伸手去推开了封尘已久的大门,这里边会有人住吗?

吱吱…门慢慢的被沈易推开了,沈易瞬间抬起了左手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总的来说这个房间给自己的第一个感觉是很刺眼。小理

突然沈易顿住了,看着那光滑的地面清晰的映出了自己的面孔,在退步看着门牌上的灰尘。沈易使劲的咽了口口水,可是他没有口水给自己咽。

“嘿呦!嘿呦…”在奋斗的声音中夹杂着滋滋的声音,那是丝丝的流水声。

“二郎,有人来了!”“大郎,有人来了”

沈易再次退后一步,有些吃惊的望着那一对奇异的兄弟二人!看上去怎么也不像双胞胎,大郎高高瘦瘦的,二郎相对于大郎来说是矮的,并胖胖的。统一的步伐,在进行着统一的工作,

“心有灵犀?”沈易不做声色的上前的了一步,厉声的道:“武石大郎,武石二郎否?”把身后的都给梅原喝住了。

这是长久居于上位者培养出来的气质,凌厉的气质中带着丝丝的杀气,咄咄逼人完全镇住了武石大郎和武石二郎!

“是,长官!”

武石大郎和武石二郎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扔掉手中的抹布,绷直了身体,大声的叫了出来,并对沈易敬礼!

“二郎,我们为什么要敬礼?”反应过来的大郎底头望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二郎。

“大郎,你我心中都是这样想的,而其千万不能得罪这位咄咄逼人的长官,不然会死的很惨!”二郎放下了举起的手,抬头望着比自己高上两个头的大哥。

“很好!你们的表现很好,令我很满意,从现在开始你们二人被我录用了!”沈易满意的看着这二人,并用上了一丝的幻术。

“听着!”严厉的声音再次让他们兄弟二人的身体绷的紧直,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位喜怒无常的长官,刚刚还是一副欣赏的神情,想不到比翻书还要快!

哒!哒!哒!沈易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他们心跳,咚,咚,咚的狠狠的击在了他们的心房上。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脚步声再沉重些,他们自己的心脏是否会破裂。

“呵呵…”沈易露出了意思满意的笑容,二人脸上水珠般的汗水是自己幻术的功劳。

“很好,你们的表现令我很满意,我相信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谁!”

“是的,长官!”二人再次为沈易敬礼,在门外的梅原一阵忧闷,这二人怎么到沈易这里就是这么的听话,想当年自己找过他们当僧兵,可是…

“哎!…”梅原摇头长长的叹了声气,人比人气死人!

“很好,现在我作为你们的上司,我不管你们以前的记录是如何的恶劣,我都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们在我手中犯错的时候,休怪…我…无情!”沈易平静致及的语气让人感到了可怕,更是对他们兄弟二人打了预防针!特别是最后无情二字…很很的击打在兄弟二人的心口上。

兄弟二人互相望了一眼,这位新起之秀前途无量!

“大哥,决定吗?此人给我的感觉深不可测…而且他的师傅是梅原,当年我们得罪他的时候就知道我们的一生的前途毁了,现在…”武石二郎在心中想自己的哥哥传达着自己心中的想法,此时的目光也有梅原的身上转移到了沈易的身上。

“弟弟,你也知道我的脑袋没有你灵活!上天给予我们的应该满足了,前几次就是因为我做的主,毁了我们在光信宗一生的前途,这次还是你做主吧!”此时的武石大郎底下了头,不愿回忆起那痛苦不堪的往事。

“沈易!”被大哥打断自己思绪的武石二郎果断的上前一步,平视沈易的目光。

“咿!”沈易心中一惊,每想到他们兄弟二人能在短短的瞬间将自己一军。可是…我沈易的军是那么好将的吗?

“放肆!”沈易那凶狠的目光扫向了他们的兄弟二人。

“注意你们二人的身份!处于僧兵的你们有何权利只呼我的名字?”就在这短短一句话的时间,武石二郎的眼中闪过惊慌的神色。他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这位权僧正大人做事的风格犹如他的气质一样凌厉,咄咄逼人,这下自己算是把自己和哥哥完全的逼上绝路了。

“不知我们能为权僧正大人服务?”近两迷高的武石大郎跨前一步,当在了自己的弟弟面前与沈易对持着。

弟弟他永远都缺少一种气质,可是在这方面作为哥哥的恰好拟补了他的缺陷。兄弟,在一起才叫兄弟…

“很好!很好的一对兄弟!”沈易微微的抬起了头俯视着武石大郎,可是这并不影响着他的气质。

“知道吗?”沈易反问着他们:“我最讨厌我要抬着头和别人说话,虽然你尊敬了我,没有俯视着。但是…”语气一转,那种凛冽的气质再次的爆发了出来。

武石大郎只觉杀气迎面扑来。吱…吱…脚下的地板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同时伴随的还有沈易的声音。

“我…更…喜…欢…俯…视…一…切!”

啪!膝盖于地板发生了亲密的接触,武石大郎双手撑地才勉强的稳住了身形!

这一切不过短短的几秒的时间,梅原的心中除了惊讶就是感叹,自己也不能如此完美的控制住自己的杀气,不愧是军人出生的。

自己只看见了沈易的头发微动,犹如清风抚过,自己也只认为是武石大郎的挑衅。哪里知道…再次的摇了摇头!

最惊讶的属他的弟弟,惊恐的望着沈易…他完全掌握了我们的生死!

啪!啪!

沈易连续的用手拍了武石大郎的脸蛋两下,告戒的道:“跟你弟弟做好你们本分的事情,看的出你们是当过兵的人。我是从龙刺下来的人,相信你们应该知道过我们的手段,别的我也不多说了,给你们一天的准备的时间…后天早上到后山去找我!”

“龙刺?”兄弟二人同时咽了口口水,惊恐的望着这个新起之秀,再次的把目光望向了梅原,光信宗怎么会把如此危险的人收进来?而且还是六大僧正梅原的徒弟…打死他们也不相信梅原他有能力收服龙刺的人。

“是!”兄弟二人别无选择的答应了沈易,目送沈易和梅原的离去的背影!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实在是给予他们太多的震撼了,同时也是改变他们命运的几分钟。

“哥。难道真的要跟在他身后吗?”

“恩,你应该分析出了最佳的方案了…不要意气用事,他,我们是惹不起的!”

“恩!知道了…”

兄弟二人在心中短暂的交流,决定了一切。弟弟扶起了哥哥离开后勤部…

“该死…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以前呆在龙刺的?”此时的沈易如同犯错受教孩子般,站在墙角边上,被自己的梅原老师数落着。这就是沈易的过人之处,能迅速的融入到自己的角色中去,发扬中华美德!

“这个…”沈易微微的抬起头,扫到正在处于怒火中的老师,那凌厉的眼神…

“老师,我知错了!我当初参军也是被他们骗过去的…而且我不是退出来了吗?”沈易撒谎道,完全不害怕自己的谎言被拆穿。

“哎!早知道当初带你走的…”梅原长长的叹了声气,把错误完全归结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些年你一定受不少苦吧!”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以前是龙刺的事情千万被告诉别人!这件事就算了,不过…”梅原的语气一转,严肃的道:“现在你要把你以前所掩满的事情都说出来,不然…”

“呵呵…你是我的老师,我怎么会对你满什么呢?”沈易举起双手,身体向后倚去,缺忘记了自己身后是墙…

“老师…真的什么都没有!只不过…学了些古武术而已!”

“古武术?”梅原皱住了眉头,有些惊讶的看者沈易:“算了,有些事情我也不想追究了,你只要记得我是老师就好,后山永远的欢迎你!”

梅原摇了摇头,转身走开了。失落的背影中充满了无奈与自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