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神
作者:师旷 更新:2019-11-09

如何杀死一个神明?

可笑的问题,杀死神明本来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你可以封印,放逐,限制,乃至短暂的消灭一个神明,但是永远,永远也别想杀死祂。

神明即法则,法则不可消灭。

除非——。。。

绯红的剑身遍布裂痕,直到再一次猛烈的撞击彻底将它崩碎。细小的锯齿状血迹洒遍黄金领域,但那只属于方旭。

第五次,方旭怒吼着将剑贯穿对方的胸口,随后的一拳将安达克的盔甲彻底击散,但那盔甲之下只是金色的碎光,根本没有实体。

自然精华的威力何等强大,不单治愈了方旭的致命伤,顺带还完全将他之前积累的疲惫也一并消除了。

但即使是这样,也无法杀死安达克。

安达克重生了六次,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绝望。

“凡人。”金色面具后面传来的只有冷酷的回响:“我说过,你无法战胜神明。”

修长的全身甲盔甲,四条诡异的手臂,甚至连边角的细节都丝毫不变,安达克从金色的地面上缓缓浮起。

方旭皱起眉头,右手的食指在剑柄上轻扣两下,反手就是一记撩剑,血色的弧形剑气冲天而起。

这一次安达克甚至没有阻挡,任由剑气切过自己的身体。

“徒劳。”空洞的声音,然而下一秒———

赤红色的火焰猛烈地从面具后喷涌而出,摧枯拉朽般的吞噬了他的金色身躯。

“这是什么火焰。。。不对,这根本不是火焰,这种力量。。。不可能!”

他摇摇晃晃的向后退去,只一步,金色的右腿就被裁决之火舔舐殆尽,整具盔甲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你自找的。”方旭冷笑,安达克只剩下半个残破的身躯还在挣扎着扭动。

——

恶心,失重感加上短暂的晕眩,本能让身体优先于思考做出了反应,右手下意识的横剑格挡再次救了方旭一命。

被攻击了,零点一秒过后,第一个念头才刚刚浮现。

力场护甲重构,只一瞬间就被再次击碎,但这已足够。血红色的裁决之炎犹如超新星般爆发,生生将下一次攻击逼退。

“多久了,”安达克站在领域的另一端,他每踏出一步,整个空间的金色就黯淡一分,而他盔甲上的金色却越发耀眼。

“我要感谢你,虽然只有一个瞬间,我却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没有你,我大概再也不会醒来了。”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战斗方式,不,你根本没有战斗方式,只有纯粹的速度和力量。”面具后传来的声音不再空洞,而是一个真正的,属于某种生物的声音。

“你模仿的是神明的战斗方式,我刚才甚至有些怀疑。。。你是否也是某个神明具现化的分身。不过,你并没有神格。”待到安达克走到一半,整个空间已经几乎黯淡无光,他身上的光芒却已然刺眼的无法直视。

猜对了一半,方旭这么想着的同时,再次给自己施展了力场护盾,并顺势从剑冢中扯出一把新剑。

然而,安达克并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张开手掌:“绝对律令,双向阻绝。”‘绝对黄金’的边界一阵剧烈的波动,整个空间被彻底从原先的位置剥离了出去。

换句话说,这里完全成了一个单独的世界。

“这是谢礼。虽然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看来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和我全力一战。反正最坏的结果也只是一死而已,不是吗?”安达克停步,整个人化为一尊金色的烈阳。

“如你所愿。”黑白两色疯狂旋转,方旭眸中只剩下混沌。

二十倍极限姿态——

血色的流星冲天而起,随后以一个极小的折角反身坠向安达克。

没有冲击波,没有光影,金色的烈日仅仅是表面微一荡漾就稳稳接住了方旭的这一击,安达克的四柄细剑重重横隔在方旭与他之间,任凭方旭竭尽全力也无法突破。

“信仰解放。”安达克低语,金光瞬间塌缩,化为他胸口的一点金芒。

方旭面前的安达克凭空消失了,这并不是瞬移,而是速度太快,远远比二十倍极限姿态更快。

但,他能感受到那来自背后的森冷目光,更何况,感知领域清楚的告诉了他安达克所在的位置,以及。。。那具身躯中所蕴含着的恐怖能量。

来不及回头,方旭根本没机会转身去抵挡这一击,在他的感知领域中,现在的安达克和刚才相比简直是大海和水滴的差别,他总算知道自己的力场护甲怎么被击碎的了。

神明都是怪物,那种最纯粹的能量,就是神力。

“超越者姿态。”方旭在心中默念。

霎那间,世界变了,不是方旭变得更快,而是整个世界慢了下来。

他的右手所握的剑以一种极其怪异的角度从自己左腋下刺出,架住了安达克背后刺来的一剑,但这一剑的力量太大,长剑仅仅是阻了一瞬就支离破碎。

方旭的身体已经转了一半,左手正好虚握着笔直劈下,几乎是在贴近细剑的瞬间,一柄灰色的长剑才堪堪显现,恰巧斩在细剑的四分之三处,那是武器最薄弱的地方。

安达克的细剑毫无意外的断为两截。

在方旭看来,安达克刚刚刺出的一剑似乎被分割成了无限长的画面,他有足够的时间来分析,并作出最合理的应对。

下一帧,方旭侧颈躲过安达克的第二柄剑并向后退去,再一下帧,他已经脱离了安达克的攻击范围。

在安达克的看来,方旭却是幸运的‘恰巧’挡住了他的攻击,并逃开了。

“有趣,但运气并不会永远奏效。”安达克没急着追击,而是望着方旭思考了片刻。

方旭回以一个自信的微笑,数十面漆黑的力场护盾拔地而起。

“你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对现在的我毫无意义。”安达克径直冲向方旭,这十几面力场护盾连拖慢他的速度都做不到。

但当最后一面力场护盾破碎,他只看见了一柄越来越近的剑。

“一瞬,万年。”哪怕是燃烧神力换来的速度在这一剑面前也毫无意义,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剑斩在自己的胸口,那一点极亮的金芒闪烁了两下,熄灭了。

安达克低头,不敢置信的愣了两秒,直到一声轻微的崩裂声让他回过神来。

“够了。”他望着抬手再度摆出战姿的方旭,低声说道:“比我想象的结局。。。更有意思。你赢了,凡。。。人。”

之前的崩裂声就像是个信号,裂纹不断在金色的盔甲上蔓延,剥落,最后是那张金色锐利的面具。

“我的神力枯竭了。这个世界支撑不了多久,很快我就回到法则的流动中去。。。直到下一次重生。”面具后的面容略显苍白,却不失俊朗,相比他的盔甲,安达克的发色却是冷澈的冰蓝色。

“你可以离开了。那个老头子在走廊的尽头,小心朱庇诺,她。。。”

“等等。”他的话未说完就被方旭打断了。“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安达克颇有意味的顿了顿,才说道:“我是安达克,绝对之真理,至于在那之前。。。”崩碎现象发生比预想的更快,安达克的身体开始迅速剥落,化为点点星光。

“时间不多了。”安达克最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方旭一眼。“要小心法则,神格是一个陷。。。”周围的景色猛地一变,方旭又回到了黑暗的地下神殿。